甚于昨日,略匮明朝.
原Mist
weibo:没药呀
ins:mist_zheng

昨日,地坛,雨/ “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,大可忽略不计。”——

一个会对着天花板哭鼻子的人,写于一个停电的燥热的有蝉鸣的夏夜

刚刚刷微博,看到有一篇知乎答案的整理帖:看演唱会有意义吗?答主举的例子刚好是五月天,于是顺手打开播放器,点开了五月天的歌单。
只去过一次五月天的演唱会,还是个有着迟到早退的不良记录。那时候对五月天还没什么感觉,但也是因为这样一场演唱会而路转粉。等到终于发觉自己变成脑残粉了,结果今年北京没有演唱会了。靠。
老实说我真不觉得阿信是个能靠脸吃饭的,尤其是发福以后,几个人里面也就怪兽还算帅一点。可五月天有一种魔力,可以创造出一道属于诺亚方舟上每个人的彩虹。当阿信认真的唱出每一句歌词,认真的讲出每一句话,当几万人举着颜色不一的海报,当每一首歌都是全场大合唱,那种震撼,非亲临现场,则难以感受。唱“突然好想你你...

地平面之上的海/CYP

樱 /四月,玉渊潭,北京

贪玩的狐狸小姐迷了路,误打误撞进入了一片樱树林。粉色的樱花盖不住她火红的大尾巴,男孩发现了她。
“⋯⋯”
“⋯⋯!”
“没有新闻说动物园有出逃的狐狸啊。”
“⋯⋯我、我会说话!和他们⋯⋯不一样的!”
“那你怎么在这?”
“⋯⋯”
“迷路了?”
“⋯⋯”
“真有趣。”
男孩示意狐狸小姐跟上他,他们沿着河边,绕过小山丘,踩着落花,听春风吹过。
他的手可真美,他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,他的头发可真软。狐狸小姐想。
走出樱树林,男孩挥手道别,狐狸小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,掸落了挂在他发间的樱花,又眯起眼睛笑了笑。
“你的头发可真软!还带着樱花味呢!”
男孩的脸上倏地染上一团红晕,让所有的樱花刹那间都失了颜色。
—...

母校生日快乐

校庆在01届毕业的那个班当志愿者,听到一个学姐聊天的时候说,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,也看到夫妻俩一起进班的时候,丈夫在向妻子介绍,这是我原来的同学们。突然觉得很多年以后,如果还愿意回来,多数人也都会是这种拖家带口的状态,而这个很多年,似乎是很快的。
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在寻死觅活。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在无所事事,三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在百分之三百的享受恋爱。四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在为一句告白小鹿乱撞。五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在参演景山之光。六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在为不能免考而愤愤不平......而十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正如今天一般坐在小学楼二楼的教室里发呆。如此的十一年,就这样过来了,再有一年,高考,毕...

港/Kyrenia,Cyprus.

-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见最爱的人是什么情景?
-五年级和頔姐玩秋千的时候他去找頔姐茬儿,我不知道他是谁,他瞥了我一眼。七月他来安慰我,我第一次见他哭,临走的时候在我左脸上轻轻吻了一下,轻轻说了晚安。

微博上的一个话题,我的回复单独写在了这里。

1 / 6

© 没药呀 | Powered by LOFTER